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邀约 > 文章 当前位置: 媒体邀约 > 文章

新媒体时代,传统媒体人的出路在哪里

时间:2018-06-29    点击: 次    来源:媒体邀约    作者:媒体邀约 - 小 + 大

如果放大到整个传统媒体领域的话,可以从行业和个人两个角度回答这个问题。市场的表现来说,衰弱的确是趋势,但传统媒体在短时间内仍旧无法被彻底取代。新媒体在经历了门户媒体、自媒体和网红经济等风口后逐渐形成相对稳定的产业,其作用和电视、传统纸媒是一种相对互补的关系。

从个人发展角度考虑,传统媒体能提供的更多是素养和人脉的沉淀,而非执行经验积累。从南都、浙报已经走出了不少颇有建树的创业者,而至今电视台和纸媒仍旧持续培养着优秀的新人:这和传统媒体为个人带来的价值是分不开的。

作为90后广告、传媒从业者,我提供一个事实:

现在有不少做编辑、商务出身的广告公司创始人都已开始重新关注传统媒体,逐渐给予其更高比重的预算。

传媒行业从来都不缺艺术生和创业者,背景出身不拘一格。但做到一定程度,至少有经手两百万以上年营收的时候,常会开始重新关注传统媒体。一开始是为了迎合60、70后的高净值甲方,随着接触的加深会开始发自内心的欣赏传统媒体的格调和美德。随着资讯传播门槛的降低,传统媒体失去了核心舆论节点的地位。而伴随着新媒体自由度而来的是更多的假新闻、以偏概全和标题党。渐渐的,业界和大众也开始怀念那些曾经存在,略显刻板的信息守桥人们。

四年前我刚进大学,那个时候拿着家里的钱做了不少以失败告终的“创业”。幸运的是,在那期间我遇到了指引我的前辈们。至今还能很清晰的记得,腾讯大浙网的原副主编跟我说起网媒行业的“发表事件”。她回忆起传统媒体的黄金时代,“互联网媒体的从业者总体来说还是不够严谨,而纸媒记者则会对每一个字肩负起责任,对传媒、对公众”。这或许正是为何至今我们仍以见报为荣,更愿意相信来自传统媒体的报道和发声的原因。

事实上确实是这样的,不可否认的是传统媒体的整体水准早已不如当初。行业效益滑坡的程度已经到了让南都、新京报都开始整体降薪、裁员的程度。在美国,华人记者领着微薄的工资跑采访。资深的可以从广告公司、品牌方手中接过车马费,而新人记者则常需要为吃饭发愁。有一次从业内朋友口中得知,我给媒体召集人(老记者)的红包没有分文到了跑场新人记者手中:因为现场“有吃的,不需要额外给”。作为媒体人,很愤慨、心酸,但运营广告公司的经验让我完全能理解这市场经济。

但不可否认的是,传统媒体至今仍是行业新秀们的摇篮。我在业界的领路人龙姐姐曾在南方周末沉淀数年,离职后加入头部新零售公司如涵控股至今。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穿着针织毛线衫,言谈举止之间透着别致的媒体人气质。在她的把控下,如涵继张大奕后培养出了一系列独立品牌,在格调和业务开展间建立了新的平衡。

即便传统媒体现状大不如前,国内经济体占主导地位的大部分人依然是从纸媒黄金时代走过来的60至90后。举个例子,国内有不少地方政府有出访美国加州的需求,对其有所了解的应该能懂它的利润。即便有旅行、公关公司可以出较低价格,地方政府仍更愿意考虑将需求外包给当地权威媒体或事业单位的海外分支。

对应到记者本人,比较好的切入点是什么上文提及的媒体召集人这个角色。从旁观者视角来看,帮助主办活动的企业邀请媒体是个中间人的活,而事实则并不如此。具体来说,媒体召集人相当于一个项目经理加审核编辑的角色,负责确保企业邀请的纸媒、电视台等的报道能达到甲方预期。举个简单的例子,在洛杉矶的头部华人媒体世界日报和星岛日报就互相不太对付,媒体召集人需要确保两家媒体能分别采集到不同的内容,以保证稿件不被他们的主编打回。具体来说,就是在事前做充分沟通,以及在现场安排合适的专访、镜头给不同的媒体,并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

另一种比较普遍的出路是广告业和新传媒、互联网:记者的社会关系给予了他们创业的可能性。事实上这个职业一直以来都在持续为大传媒业输送优质人才。总体来说,除了整合记者们普遍擅长的传统媒体渠道资源,新媒体和人力资源层面的开拓也不可或缺。

而合格的广告公司就像餐厅一样,需要有稳定的采购、优秀的烹饪和出色的推广。记者们由于行业属性,接触的人面很广,因此在渠道和潜在客户积累上往往有所沉淀。在这反面的,是不能因为自己的人脉就放弃了餐厅的烹饪环节,也就是运营和产品。一般认为在起步阶段,以文字和图片为主的传播载体在初创公关公司会占主导地位。这时候可以尝试联系一些媒体从业者朋友,以兼职形式起步,边打边正规。

总体来说,手艺傍身的传媒人总是能找到机会的。至于新闻理想,不止“为大报执笔”一种实现方式。

上一篇:辞掉媒体工作去做公务员是不是不理智?

下一篇:17岁中专生卖自媒体号挣120万,自古英雄出少年